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

社会

陕西尘肺村女子三任丈夫都得尘肺病 前两任去世

发布时间:2015-10-15 10:04

  44岁的郭秀琴算得上尘肺病的女人了。她的第一任丈夫、第二任丈夫都因尘肺病死亡。当她嫁给第三任丈夫时,并不知道这个憨厚的男人也会患上尘肺病。郭秀琴家有一副棺材,是给老父亲准备的。她说,一个是父亲,一个是自己的男人,哪个先死,哪个先用!

  郭秀琴所在的陕西山阳县石佛寺镇麻庄河村,是华商报十余年持续来关注的“尘肺病”村庄之一,而今已被查出的100多个尘肺病人中,已有30多人去世。死的 男人太多了,女人们必须守寡的观念被打破,村里人主动帮她们找伴儿“搭伙”过日子,有些女人就像郭秀琴一样,有可能再次嫁给尘肺病人。

  第一个男人死了,第二个男人又死了,第三个男人不知道还能活多久,郭秀琴说,这是命,因为尘肺病,这户人家快死光了。

  陕西省山阳县石佛寺镇麻庄河村,地处秦岭深山,村里有900多口人,200多户人家分布在几道沟里,大坪组37户人主要集中在7.4公里长的麻庄河这条沟 里。走进这条沟里,给人一种明显的压抑感,沿途的墓地比零星的土坯房还要多,一路走来,一个个坟头上的花圈纸幡随风颤动摇曳。

  一

  郭秀琴的两个男人都埋在这条沟里。

  山里人烟稀少,庄稼地里很难见到男劳力干活,郭秀琴家里有六七亩耕地,这是三个男人的承包地,只是这个弱女子一年到头也忙不过来,种庄稼还是离不开男人。

  郭秀琴44岁,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一些。有村民开玩笑说她是这条沟里的“美女”,只是这个“美女”命不好:一岁时母亲去世,父亲带着她和智障哥哥相依为命。由于家境贫困,郭秀琴没上过一天学。

  1991年,20岁的郭秀琴嫁给了本村比她大一岁的李光山,丈夫兄弟三人,在家排行老二。婚后第二年,郭秀琴生下一个胖小子,随后又生了个女娃,儿女双全,郭秀琴主动去卫生院做了结扎手术。

  郭秀琴说:两个孩子出世后,生活负担加重了,为了养家糊口,丈夫常年在外打工。也不知道他从哪打听到洛南县有个金矿,每月有2000多元收入,就跑到金矿去了。

  过年回家,李光山可风光了,家里吃的穿的马上不一样了,两个娃娃三天两头嘴里有零食,媳妇郭秀琴打扮得更靓丽了。村民看到李光山“发财”了,个个登门拜访取经。随后几年,沟里几十号男人去了金矿,麻庄河村很快出名了。

  1995年,李光山经常感到胸闷气短,咳嗽还带有血块。去医院检查,大夫说肺部严重感染。郭秀琴说,当时还没听说过尘肺病这个“新词”,丈夫每天吃药打针,在金矿挣的钱全花在医药费上了,别说下地种庄稼,连一桶水都提不起。

  1998年5月的一天,骨瘦如柴的李光山断气了。郭秀琴说丈夫是村里第一个去金矿打工,第一个被查出尘肺病,第一个死于尘肺病。“我和这个男人生活了7年,他有一半时间是在病痛折磨中度过的”。

  二

  丈夫死了,撇下27岁的妻子和一双小儿女。郭秀琴说:自己当时还年轻,完全可以改嫁到外地去,但两个娃娃咋办?在家人撮合下,2000年,郭秀琴嫁给了丈夫的大哥李光秀。

  时年35岁的李光秀是个光棍汉,兄弟三人都在金矿打工,都患上了尘肺病。李光秀的身体比死去的弟弟好不到哪去。自从丈夫去世后,郭秀琴心里很难过,对生活 也失去了信心,就希望两个娃娃快点长大。郭秀琴说:“嫁给大哥李光秀,就是因为他是娃娃亲叔伯,不会委屈两个娃娃。”

  李光秀的病时间拖得太长,花的医药费比弟弟还要多,除了积蓄还贷款七八万元。因为尘肺病,李光秀平时除了看门,地里的活什么都干不动。27岁的郭秀琴和大哥李光秀又过了十年,没有过一次夫妻生活,“俺大哥几乎就是个残疾人”。

  虽然郭秀琴还年轻,但她不后悔,“就盼着两个娃娃能赶快长大”。

  可厄运再次袭来,儿子12岁那年,放学后跑到水库游泳不幸身亡。当时郭秀琴“都不想活了,家里唯一的男娃死了,丈夫也死了,现在的男人也活不了多久,我这个弱女子咋活呀”。

  儿子的去世,给李光秀的打击很大,加之病入膏肓,“他或许觉得不能再拖累这个家了”。2011年12月的一个夜晚,李光秀上吊自杀了。

  李家的两个儿子先后去世,老三也因为尘肺病正在等死,唯一的孙子也死了。村里人感叹“老天爷对这个家太不公道了”,三个月后,郭秀琴的婆婆也死了。

  三

  41岁的郭秀琴又成了寡妇,她想着自己都这把年纪了,只要过好后半生就行了,独自一人带着女儿生活了三年。村里有个男人叫杨小义,比郭秀琴大一岁。杨小义 的媳妇生了两个娃后因病去世,杨小义拉扯着两个娃娃一直未娶。杨小义也曾在金矿打工,因为家里负担重,经常断断续续,收入虽然比别人少了许多,但因祸得 福,身体还过得去。

  村里人觉得郭秀琴和杨小义很般配,就牵线搭桥,把两个人撮合到一起了。

  其实郭秀琴并没有再找男人的意思,虽然前面嫁了两个男人,但日子是怎么过来的自己心里最清楚,几乎和寡妇差不多。40多岁的女人了,有没有男人都无所谓。但家人劝她“还是找一个,老了好有个伴”。

  2014年春节,郭秀琴又嫁给了杨小义。只是这对半路夫妻只过了一个多月,郭秀琴就发现杨小义的身体慢慢变得很差,干不了体力活,经常咳嗽。

  郭秀琴有种不好的预感,就劝丈夫去医院做检查,结果仍是这个女人最不愿意看到的——尘肺病。郭秀琴彻底崩溃了,她嫁给这个男人时,并不知道憨厚本分的杨小义也会和前面两个男人一样。

  其实杨小义早就有预感,村里在金矿打工死了30多人,活着的人都在等死,自己能好到哪去?又怕一旦查出了尘肺病,精神就垮了,硬是拖着病重的身子照样劳 作。他想:即使查出了尘肺病又有啥办法呢,还不是死路一条?不做检查,心里还安稳。村里有很多像杨小义这样心态的病人,抱着活一天算一天的想法,硬挺着不 去医院做检查。

  郭秀琴嫁给大哥和现在的男人都没领取结婚证,但山里女人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说自己怎么好开口领证,真是有苦难言?一切梦想都成为泡影,没有一点指望 了。但人总是有感情的,现在的男人对自己很好,我不会抛弃他,只要他能活下去就好,剩下的日子只能这样过下去了!

  郭秀琴屋子里有一副棺材,是给父亲准备的。她说,一个是父亲,一个是自己的男人,哪个先死,哪个先用!

  四

  中秋节这天,陈家秀家里没见到一块月饼,也没去集市上割二斤肉,只是在地里挖了半篮子花生,她说“要带回家煮着吃,不管咋说是中秋节”。

  陈家秀比郭秀琴小一岁,两家距离不远。陈家秀家的老房子塌了,丈夫生前的照片都埋在废墟里了,只找到丈夫生前的矿灯和身份证。

  丈夫王书金兄弟三人也在金矿打工,2001年被查出患有尘肺病。陈家秀说,“其实丈夫在金矿打工一年多就得病了,但不知道得的是什么病?平时就是喘不过气 来,经常是坐在板凳上过夜”。王书金2012年去世,撇下一双儿女。由于家里一贫如洗,儿子去外地给别人做了上门女婿。

  这些年,村里死的男人太多了,女人带着娃生活确实艰难。家人就撮合她嫁给了丈夫的弟弟王书来。

  弟弟王书来的媳妇离家出走了,自己带着两个娃生活。其实王书来去金矿打工比哥哥还要早,但他不是每天在井下打钻,接触粉尘少一些。但现在也已经发展到三期尘肺病带+,看样子也活不了多久。

  “2014年9月,我和小叔子过到一起,看上去我们是夫妻,其实和守寡差不多,你想连路都走不动,还能做啥?”陈家秀说,两家合到一起,有六七亩土地,都是靠她一个女人干,王书来身体差得只能看门,其他什么事也做不了。

  家里大小四个孩子,王书来心性很强,还想去金矿打工,说“那里收入高,反正呆在家里也是等死”。可像他这样的身体怎能外出打工,人家也不会要。“平时少吃药打针就是给家里节约开支,但这很难办到,不靠药物支撑,死得更快”。

  五

  此前,麻庄河村共查出尘肺病人有100多人,已有30 多 人 去 世 。2001年被查出的13位尘肺病人,现在只有两人活着。大坪组37户就有22户家的男人患尘肺病,已经死了6人,剩下的男人则是“等死”,这其中就包括郭秀琴和陈家秀现在的男人。

  村里30多个男人去世,就有30多个家庭破碎,30多个女人成了寡妇。面对现状,少数女人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现实离家出走,而大部分女人选择了改嫁和守寡。 村民说,按照山里人封建意识,男人死了女人不许改嫁,这样会让外人笑话。可如今村里死的男人太多了,总不能让这些年轻女人都去守寡,还有她们的娃娃咋办? 这太不近人情了。

  所以村里男人去世后,大家会主动给这些失去男人的女人重新找个伴,不管是不是半路夫妻,只要把娃娃抚养大就行。

  9月27日,华商报记者在麻庄河村采访了十几位尘肺病人,他们的年纪大都是中青年,最大的也不超过60岁,最小的30多岁,面对病痛的折磨,这些人已经麻木了,等待那个时刻的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