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动态 > 企业动态 >

企业动态

北京副中心定位调整 更多单位将迁入通州

发布时间:2016-06-03 16:55

  6月1日,北京市领导传达学习贯彻中央政治局会议关于规划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和进一步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有关工作的重要精神。随着北京有关部门提法的改变,北京通州新城从今年年初的“行政副中心”角色,已经正式变更为“城市副中心”。原先提出的市级行政机关搬迁的范围,也将扩大。更多的机构和单位搬迁到通州后,通州新城将成为一个具有行政、文化、经济、教育等功能的综合性副中心。

  更多的单位要搬到通州新城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一些规划专家处确认,北京通州新城的功能将发生重大改变。原先通州新城的行政副中心功能,已经变成为具有工作、居住、文化、教育、科研、医疗等城市综合性功能。

  6月1日,北京市领导进行了“两学一做”学习教育第二次集中学习,传达学习贯彻中央政治局会议关于规划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和进一步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有关工作的重要精神。

  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提出,要在城市副中心规划建设上进一步统一思想、提高认识,以更加强烈的使命感、责任感和紧迫感推进各项工作。规划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也是北京实现更高水平、更可持续发展的历史契机、重大抓手。

  5月27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研究部署规划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和进一步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有关工作。会议提出,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要坚持统筹规划生产、生活、生态空间布局,使工作、居住、休闲、交通、教育、医疗等有机衔接、便利快捷。

  上述北京城市副中心的提法,与今年北京政府工作报告的“加快市行政副中心建设”的提法不同。在此之前,北京有关部门对通州新城,主要提“北京行政副中心”,本次提法变为“北京城市副中心”。

  北京社科院副院长赵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州新城作为北京城市副中心,意味着功能增加了很多,比如医疗、教育、文化等很多功能,都是城市综合功能需要配套的。所以,不只是市级行政机构要搬迁到通州。北京市正在做新的规划研究,该规划需要进一步细化。

  北京副中心定位调整

  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北京通州新城的定位发生过多次改变。

  《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年-2020年)》曾提出,“通州”是“北京重点发展的新城之一,也是北京未来发展的新城区和城市综合服务中心。”该规划提出,在通州预留发展备用地,作为未来行政办公用地使用。

  2012年6月,北京市第十一次党代会提出,“落实聚焦通州战略,分类推进重点新城建设,打造功能完备的城市副中心”。

  2014年初,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视察时提出,“结合功能疏解,集中力量打造城市副中心,做强新城核心产业功能区,做优新城公共服务中心区,构建功能清晰、分工合理、主副结合的格局”。

  此后,北京市委市政府开会强调建设北京行政副中心。2015年12月召开的北京市委十一届九次全会提出,在通州“建设行政副中心”。2016年北京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完善市行政副中心规划方案”。

  2016年5月24日至25日,北京市委十一届十次全会提出,高水平规划建设城市副中心。

  5月27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

  北京通州新城从今年年初的“行政副中心”角色,已经正式变更为“城市副中心”。而原先提出的市级行政机关搬迁的范围,也将扩大。

  根据北京市通州区政府透露的消息,下一步通州不只是北京市政府机构迁入,北京五中、景山学校等将新建通州校区,引入名校达15所。中国人民大学、北京电影学院通州校区等项目正在有序推进。在医疗方面,安贞医院、友谊医院等三甲医院将会落户通州。

  首都经贸大学特大城市院常务副院长蒋三庚认为,通州新城作为北京副中心肯定会发展一些产业,但是不能复制原有城区的产业模式,因为城区的很多产业正在疏解。

  着重打造综合功能

  根据中央政治局会议的精神,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要坚持先规划后建设的原则,把握好城市定位,把每一寸土地都规划得清清楚楚后再开工建设。要坚持统筹规划生产、生活、生态空间布局,使工作、居住、休闲、交通、教育、医疗等有机衔接、便利快捷。

  中国社科院城市所研究员牛凤瑞告诉记者,通州新城功能将发生重大变化,更多的机构和单位搬迁到通州后,通州新城将成为一个具有行政、文化、经济、教育等功能的综合性副中心。但是,不可能所有的中心城市功能都往通州疏解,大学、医院等也可以往别的区县搬迁。

  作为北京城市副中心,未来从周边区县到副中心都要有轨道交通和高速公路连接,科技研发、文化娱乐等产业也需要发展。副中心在整个北京规划中的定位,以及其他城区的功能关系要重新梳理。

  此前北京的崇文区和宣武区已经分别并入了东城区和西城区,而东城区和西城区,在北京市政府有关机构迁走后,主要留下中央机构、单位和央企。

  要解决北京的大城市病问题,仅仅把通州新城变成北京城市副中心,以及将北京市政府等机构搬迁到通州不够。

  首都经贸大学特大城市院常务副院长蒋三庚认为,要解决北京大城市病问题,中央一些单位也需要搬迁,还包括很多大学、医院等,但是这些涉及到财力问题。北京中心城区的功能不能仅仅迁往通州,很多功能也可以疏解到其他区县或者周边的河北地区,这甚至包括中央部门的一些下属机构。

  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北京主城区的一些低端商业中心功能已经在加快疏解,这包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大红门服装批发中心,以及雅宝路的服装市场,这些都疏解到河北、天津等地。北京主城区的一些大学往外有所疏解,比如迁往房山、大兴或者昌平。至于医院,往外迁的动静不大。

  中国社科院城市所研究员牛凤瑞告诉记者,如果大学疏解得太远,很多住在主城区的学校教师给学生上课将很不方便。而中心城区的大学、医院和央企等不往外疏解,交通拥挤等问题还是不能解决。这些部门搬迁不是北京市政府能主导的,涉及到多方利益的博弈,需要一个过程。